追蹤
Brenda★星光『閃閃』
關於部落格
最新韓劇、韓影介紹;
聯絡信箱: minn723@gmail.com
  • 138617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千年之戀》《九家之書》全集分集劇情介紹



《台譯:千年之戀》《九家之書》全集分集劇情介紹:
 
第1集
   相傳遠古時代,月光庭園有守山神靈出沒。智異山的守護神九越靈,因為充滿了好奇心而經常往返於人類的世界。九越靈坐在樹上欣賞著春華館千秀蓮的五鼓舞表演,看見了因父親被趙觀雄誣陷叛國繼而斬首,尹淑化和弟弟以及丫鬟淡兒被賣到了春華館,淑化抵死不肯踏進春華館一步,千秀蓮為了讓她屈服,強行脫掉了她的外衣,讓淑化只著褻衣綁在門口的樹上,九越靈看著這一切發生,被淑化的倔強所震驚,但他知道自己不能干預人類的宿命,只能默默地看著。  
3天過去了,淑化仍沒有軟化,不吃不喝,但她的身體快堅持不住了。九越靈忍不住要出手,被趕到的素正阻止,兩人纏鬥起來,九越靈突然拿起素正的法杖向他擲去,素正回頭,發現法杖釘在了毒蛇上,九月靈對他說你一直讓我不去干預人類的宿命,但我剛剛干預了你的....素正知道來向九越靈示警,不想看到淑化,就警告九越靈不要涉入人類的命運,但九越靈卻說他喜歡淑化,並且想借助九家之書成為一個人類。
第2集
   九越靈不通人事,在與淑化的相處這種鬧出不少笑話,但他深深地愛上了淑化,進而想放棄不朽的生命成為人類。他必須遵守三項禁令:百日之內不能殺生,不能拒絕人類的求助,也不能被發現自己是守護神以取得九家之書。  
淑化求九越靈打探弟弟和淡兒的消息,九越靈怕淑化難過,謊稱他們過得很好,淑化放心了。九越靈想和淑化成親,淑化坦白了自己的身份,但九越靈毫不在乎,淑化被感動答應。兩人舉行了只有他們兩個人的婚禮,並在月光庭園度過了愉快的時光。  
在離百日之期還有十天時,素正上山,將一把百年山楂樹做成的匕首送給九越靈防身。另一方面趙觀雄一直試圖尋找消失的淑化。譚平俊的討伐隊發現了淑化,九越靈雖熟悉地形,卻因為不能使用法力被譚平俊抓到,看著淑化被拖走,九越靈的理智崩潰了,他化身成了神獸殺死了所有人,卻發現淑化驚恐地看著他,暈倒在地,九越靈拖著受傷的身體將淑化帶回了他們的家。  
淑化醒後無法接受,逃跑了。素正進來發現九越靈受傷大驚,告訴九越靈如果淑化能夠接受他,他就可以成人了,反之,九月靈必須把越那把山楂樹做的匕首插在淑化的心口才能保有神獸之身,否則就會淪為千年惡靈...
第3集
   朴武率在河邊擺宴,卻在陣陣樂聲中聽到孩子的哭聲,救下了從河上游飄來的籮筐裏的孩子。素正大師出現,告訴他孩子是一個福星,撫養孩子會得到很大的福氣。周圍的人對此將信將疑,素正出言告訴他們朴武率的現在狀況,朴武率問如果把孩子帶回家撫養,現在的一切是否會迎刃而解。素正問朴武率是否會撫養他到20歲不摘下這個鐲子,如果撫養孩子直到20歲沒有解鐲子,福氣就會降臨在朴武率的身上。朴武率為孩子取名崔江置。帶著孩子回家的朴武率做生意取得巨大成功,經營著百年客館,成為了大富商,卻又一直保留一顆善心。  
譚汝蔚在街上被一個老婆婆看手相,被認作男子認為沒有愛情運,在回復女兒身後又被說沒有愛情運。到面攤歇腳,卻遇到了素正。素正看看汝蔚的手相和面相,面色詫異。並告訴她,緣分馬上會出現,但是她還是避開這緣分的好。臨走時,又告訴汝蔚,新月的圖案與她相克,在那裏遇到的姻緣不管是什麼都要避開。  
朴武率接到了一封信,上面只有四個字,匆忙向夫人尹氏告辭,並說自己今晚可能回不來了。  
泰書把過去3個月的對帳本拿給江置,要他在今天一天之內看完,仔細確認。江置認為如果是對昨天的事進行處罰,不如罰他做一些體力勞動,泰書不同意。在泰書走後,江置一掌把桌子腿弄斷了,帳本掉在地上。正要收拾帳本,清照的婢女鼓丹過來遞給她一張字條。離開後,鼓丹來到尹氏的院子裏對尹氏微微示意。  
江置打開字條上面是清照約他今晚見面...
第4集
   譚汝蔚回想起崔江置說過的“不要擔心,哥哥會守護你”這一句話後發現自己已開始動搖,之後她察覺到素正法師所講的“要避開在掛著新月牙的櫻花樹下遇到的姻緣”這句預言裏的緣分指的正是崔江置後,內心又開始躁動不安。  
譚汝蔚為撫慰複雜的情緒而在櫻花紛飛的月光下練習了劍術,猶如身處意境,大展其優美身姿,從而讓男觀眾心跳加速。重新見到素正法師的譚汝蔚反問道:“如果躲不開與崔江置的緣分,會怎麼樣?”表達了自己想延續緣分的感情
第5集
   素正法師來到百年客棧,向朴武率詢問江置的情況,交談之中,朴武率發現此人不是真正的素正法師,而是黑衣人採用幻影之書所變。關鍵時刻,護院衝進房間,解救了朴武率。  
同時,江置與譚汝蔚在院內發現一名刺客並一路追擊,江置用手臂替譚汝蔚擋了一劍。譚汝蔚回想起小時候住在百年客棧時,替她擋住狼狗的小男孩。江置認出刺客是趙觀雄身邊的人。朴武率想起與素正法師的二十年之約即將結束。  
百年客棧所有人都在忙碌,準備迎接前來下聘的人。江置在後院遇到自稱是來吃飯的素正法師,法師告知江置今天日落之前必須離開。日落之時,江置聽聞客棧出事,不顧法師之前的勸說,依舊返回客棧。在與趙觀雄爭辯之時,為保護江置,朴武率被刺死。
第6集
   兒時的江置,因為跟小夥伴打架而被罰跪。朴武率得知江置是因為自己是在江中被收養而遭人嘲笑時,告訴江置自己卻因為他而趕感到慶倖,這樣才有了他這個家人。從此,江置便也是真心把朴武率當做家人。  
朴武率被刺死,江置悲憤難耐,想要報仇。仇恨激發了他蘊藏的神力,眼睛迸發出藍色的光芒,一時間風起雲湧,手腕的珠子也閃著奇異的光芒。江置企圖沖趙觀雄,卻被素正法師擋住。烏雲散開,明月露出,江置與法師都消失了。  
朴家人全部入獄,樸太西受到酷刑母親跟妹妹在牢房內聽到他的慘叫痛心不已。清照忍住眼淚告訴大家要堅強起來,內心在呼喚江置。  
江置醒來時,已是第二天,周圍陌生的環境,正式他父母當年生活的山洞。素正法師送來食物,勸說江置不要回去,在這裏安安穩穩待這最後十天。江置卻說不能置家人于不顧。素正法師說是江置母親的遺願。  
江置救出泰書之後,一位老鄉主動提供藏身之處,原來他之前收到朴老爺的恩惠。譚汝蔚及時出現,跟江置一起轉移官兵的注意力。官兵趕上他們之後,帶隊想起副官說過,要活捉江置就要弄掉他的手鏈。手鏈珠子掉落之後,風雲突變,突然變成黑夜,江置被刺多刀,但是想到清照他依舊強忍住。江置的眼睛又泛起藍光,周圍出現藍色星星點點,指甲爆出,傷口癒合。譚汝蔚跟官兵都被眼前的景象震驚了。
第7集
   江置殺死了在場的人,汝蔚震驚逃跑,慌亂中撞到了昆。江置昏倒在樹林中,口中仍念叨著要去找清照。清照等不到江置,被人帶到了春華館,不肯踏入。千秀蓮仿佛看到了二十年前的淑化,她吩咐他人將清照的衣服脫掉,綁在羞辱樹上。  
素正上山,看到散落的手鏈和昏迷的江置。而汝蔚回家向父親報告了江置不是人這一事實,昆提出殺了江置,汝蔚覺得昆不問情由就殺人,像冷冰冰的牆。譚平俊接見了李舜臣,李舜臣認為江置還有待觀察。
第8集
   李舜臣質問官衙和趙觀雄既然朴武率是謀反罪人,江置殺他是功不是過,為何要殺他,除非朴武率是無辜的,趙觀雄無言以對,又不甘心,害怕江置來殺他,於是要李舜臣寫下保證書,如果江置做下不詳之事,不但江置要死,李舜臣必須放棄他的官職。  
江置來到春華館,救清照就走,春華館的護院帶著木棒把江置圍了起來,千軍一發之際,清照鬆開了江置的手,告訴江置自己不會離開,除非江置查明父親的案子,堂堂正正地帶她走。  
江置直闖趙觀雄的房間,將他的桌子一分為二,並且發誓會將百年客棧收回,聯通趙觀雄的命。說完,江置就離開了房間,聞訊而來的客棧工人圍住了江置,表明很想念他,江置要他們好好保護百年客棧。  
江置找到素正法師,要求把九家之書給他,素正認為江置能力不夠,九月靈千年道行依然沒有成功,何況江置。要求江置不要對女子產生愛慕之心,還要做到修煉內功,不帶手鏈也能夠維持人形。為了實現目的,江置請求李舜臣大人勸說譚平俊收他為徒,譚平俊答應了。告別李舜臣後,江置與汝蔚、昆踏上了前往無形刀館的路途。  
春華館中,清照在房中思念著江置,但她明白自己不能再逃避了,她端著酒桌要求訓導妓生教她喝酒,並且要求其他妓生叫她樸清照。江置來到刀館,向其他人問候,暮然發現太西也在此,高興地走了上去,不料想太西一刀刺進江置的身體,江置抓著太西的肩膀,滿腦子疑惑,此時太西再度發力,刀刺穿了江置的身體。
第9集
   泰書因受強烈的暗示,認為江置殺了父親,一劍刺向了他,江置受重傷昏迷不醒。治療江置的大師兄告訴汝蔚,他可能活不了今天...汝蔚擔心的看著昏迷的江置,手伸向江置的手鏈...
第10集
   副官執意要求取下牆上的畫,密室裏的汝蔚被絆倒,江置去扶她,一手攬住腰,另一手恰好放在了汝蔚的胸口,兩人尷尬地放開。  
密室外,副官執意要昆讓開,並通知了人來。副官發現了移開畫的機關,看到了密室的門。重重敲打,並試圖推開,門裏的汝蔚和江置死命地推著,最終副官派人留守在這裏,不讓人動...
第11集
   泰書跪在地上拜託江置救救清照,並讓他在被自己傷害之前帶清照走,到別的地方幸福生活。清照猶不相信般問著千秀蓮,並以死相逼不願和左官雄過初夜,千秀蓮打了她一巴掌,並狠狠地罵醒了她,之後不顧她的哭泣離開。清照跌坐在地上。汝蔚看著眾人對練,卻連聖的提問都沒有聽到,若無其事地宣佈解散,汝蔚離開。  
看到江置坐在那兒一動不動,汝蔚故意從他面前一趟趟走過,他依舊如故。不得已,汝蔚只好坐在他身旁,叫醒他。江置摸著手鏈,向她述說自己的煩惱,汝蔚告訴他如果真的喜歡就不會在意他半人半獸的身份,江置猶不自信。江置告訴汝蔚要是下決心帶清照走一定會第一個告訴她。最後兩人又嬉鬧在一起。拐角處的譚評俊看著這一幕,想起孔達的話,自己害怕江置得知20年前的事要報仇。昆的聲音讓他轉過了身。譚評俊告訴昆,他明天要離開,要昆照應好武館的一切...
第12集
   泰書在江置的大吼聲中取下了他左手的手鏈,馬峰趁機一刀砍向江置,江置跪在地上,林間刮起一陣大風。眾人回神,江置的喉間發出的是野獸的嘶吼聲,指甲變得又尖又長,眾人驚呆了。旁邊的馬峰想要上前,江置看著他們目露凶光。  
李舜臣趕到武館責怪譚評俊不該放江置走。清照醒來發現自己正在一個山洞,不能相信眼前的半獸人就是江置。在江置準備走近她解釋泰書的去向時,她躲開了,並朝外跑去,留下江置在山洞裏痛苦地嘶吼。  
江置到原來的地方尋找手鏈得知汝蔚曾經在這裏出現過。慌忙去追,卻被馬峰的求救聲阻擋了腳步,本不欲救他,但馬蜂的哀求聲終讓他回轉,抽出了馬峰隨身攜帶的匕首。趁著夜色,江置潛回武館,被巡夜的弟子發現圍了起來。江置堅持要見汝蔚,譚評俊拒不同意,趁著他們僵持,一個弟子衝向江置,被江置擒住,掐住了脖子。江置拒不放人,譚評俊就要自己動手,卻被忽然出現的汝蔚制止。汝蔚懇求父親放下劍,向他解釋這一切江置沒錯。江置看著這樣的汝蔚,他身上的獸化的標誌卻漸漸化去,江置控制了自己的能力。譚評俊握著劍的手鬆了。  
李舜臣和江置面對面坐著,慢慢地開導他。最後問他他現在想要幹什麼,想要過怎樣的生活。汝蔚焦急地等待著江置,看到他從正廳出來,慌忙迎上去。江置問她為什麼會對他這麼好。汝蔚想了想,說就是想為他做所有的一切,這就是她現在的心。江置想起自己對李舜臣的回答,他想成為人,這個答案,讓他在那個慈祥的人面前失聲痛哭。
第13集
   山裡,一片植被忽地全部乾枯了,從地上的藤蔓中間忽地睜開了一雙血紅色的眼睛。江置猛地站起來,手無意識地顫抖,汝蔚問他發生了什麼,江置告訴他只是忽然感覺很害怕。汝蔚和江置一起去見孔達,孔達給了他一碗紅蔘水。  
譚評俊叫來泰書,把當初朴武率給他的囊袋交給他,並把他說的話如實轉告。泰書打開,裏面是四君子的權杖。這時,孔達告訴他朴武率是四君子之一。泰書問需要他做什麼,譚評俊告訴他成為左官雄的人。  
江置數著豆子,想起眾師兄弟對他的排斥,歎口氣,看到旁邊的汝蔚打起了瞌睡,無意識地朝他身上倒去。見她已經睡熟,沒有讓開,讓汝蔚倒在他的身上,對汝蔚說他也好奇父母以及把他扔進河裏的原因,並向汝蔚致謝。他沒看到的是汝蔚睜開的雙眼以及她嘴角的笑意。  
泰書拿著父親給的囊袋,想著師父的話,江置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思緒。兩人坐在院子中聊天,說江置變身時的感受,說汝蔚對江置的幫助,江置告訴泰書在汝蔚身邊很舒服,泰書說江置愛上了汝蔚,江置無意識地點頭後才意識到泰書說了什麼,慌忙否定。泰書勸江置他們的命運早已分開,他不必因為父親的死把一切攬在自己身上,不要再因為他們兄妹而做出犧牲。  
汝蔚看到江置數豆子數到瞌睡,想過去開玩笑,反被江置壓倒在地上。汝蔚一口咬在他的手上,江置吃痛放開。汝蔚告訴江置師兄弟們需要時間來接受他。說著說著,兩人反而嬉鬧起來。忽然聖過來稟報說林子裏出現了死相怪異的三個人。
第14集
   燈會上汝蔚等到了江置,只是江置卻未能認出她。江置愣愣地看著女裝的汝蔚,回神後告訴她奇怪,卻又不能說清楚奇怪在哪里,氣得汝蔚轉身就走。江置追上去,告訴她不像平時的她。  
汝蔚不願過多糾纏,去買許願燈。燈籠掛在樹上,只見上面寫著崔江置九家之書,萬事亨通。江置催汝蔚去掛自己的許願燈,汝蔚卻說你得到九家之書早日成人這就是我的願望。兩人在樹下笑得開懷。  
越靈隱在人群中看著江置。江置感覺到有人看他卻沒有發現那人是誰。  
等到千秀蓮結束鼓舞,商團的女團長卻用日文把她評得一文不值,直接起身離開。千秀蓮以日文向團長道歉,月善趁機對千秀蓮冷嘲熱諷。清照站出來要團長說出對鼓舞哪個方面不滿意。團長不理千秀蓮的道歉以流利的韓語一條條說出鼓舞的不足之處之後直接離開。  
在行樂媽媽的陪同下,清照走上了掛滿燈籠的街頭,想起以前的情景,哥哥,江置,鼓丹,玩笑,嬉鬧。回過神時,就看到了正向她走來的江置。路邊的人離開,露出江置身旁的汝蔚。汝蔚的視線在兩人中間遊移。清照轉身離開,不小心碰到一個醉漢,被對方調戲,江置直接掐住那人的手腕把他摜倒在地上。
第15集
   汝蔚在樹林中焦急地尋找著江置,卻被九越靈發現。察覺到危險,汝蔚抽出隨身的長劍,並飛速地往回跑,九越靈跟了上去。慌不擇路之下,汝蔚跌倒在地。九越靈追上汝蔚,汝蔚在心裏拼命向江置呼救,並趁九越靈不備想要偷襲,反被他所制,得知當年是譚評俊殺害了江置的親生父親。掙脫他的鉗制,汝蔚攻向九越靈,一聲尖叫。  
江置從素正處得知九越靈要殺自己以及自己周圍的人飛快地往回跑。途中聽到了汝蔚的求救聲,於是想拿處跑去,並叫著汝蔚的名字。忽地聽到了汝蔚的尖叫聲,飛快地跑向那處,就看到汝蔚呆坐在地上,只能叫著她的名字,為她擦去臉上的淚水。汝蔚撲向他的懷裏失聲痛哭。江置眼裏滾落淚珠,抱著她安慰。  
左官雄看著面前的鐵甲船設計圖,想起泰書說的話,不能放心,在徐副官建議下決定試探他一次。江置為汝蔚包紮好腳踝,伸手拉她起來,一個用力過猛,汝蔚撲向他的懷裏,兩人兩手交握在胸前,俱是一愣。江置回神,帶著汝蔚往回走。
第16集
   父子二人對峙,越靈要江置停止尋找九家之書,尤其是為了汝蔚。江置堅決不同意,並要越靈不要出現在自己面前。不見越靈怎麼動作,江置被他甩在牆上,並掐住了脖子。這時越靈告訴江置人類不會相信他的,並且會背叛他,不會接受他,只因為原因不同。江置尖銳地指出了自己不願孤獨地在山裏生活,像人一樣生活是他的夢想,就在這時,孔達的出現打破了僵持的局面。幾句話,越靈被孔達激怒衝向孔達,幾招就制住孔達,掐住他的脖子。江置大叫不要。叫聲驚動了汝蔚和譚評俊等人。汝蔚要去查看被嬤嬤阻止。
第17集
   江置得知汝蔚不見了,顧不上譚評俊就出去找,卻在地上發現了鈴鐺,撿起鈴鐺,想起越靈的威脅,手緊緊地握成了拳頭。找譚評俊說出了越靈的身份,並褪下手鏈,說如果找不回汝蔚他也不會再回來。  
汝蔚被人扛著進了樹林,緊接著就被扔在地上,聽著周圍的動靜。詢問對方的身份,被告知是因為父親的強出頭才招來今日之禍。那人竟然是徐副官。徐副官留下三人要殺了汝蔚,就離開了。汝蔚躲過殺招,強撐著打了幾個回合,終是因為眼睛和手不便倒在地上。哪知就在對方再次準備殺她的時候,卻被人殺了。汝蔚顫抖著,那人解開了她手上的繩子以及眼睛上的黑布,竟然是越靈。隱在暗處的徐副官看清越靈的面容,制止了手下的動作就要離開,被越靈攔住。汝蔚趁越靈走開,飛快地從來路往回跑。卻還是被越靈攔住,一聲尖叫。
第18集
   驚慌失措中,江置跑進了車虹銘的房間。車虹銘點亮蠟燭,靠近江置,並舉起了手中的匕首。江置聽不懂日語,只好按之前汝蔚交代的對話。宴會仍在進行,看到脫下帷帽的“車虹銘”千秀蓮十分疑惑。就在這時,有人在提令的耳邊說了什麼。提令藉口宴會糟糕提前退席,攔阻不成的千秀蓮對著月善等人略一點頭。端著酒的人一不小心把酒全潑在團主的背上,月善借著擦酒的動作一把扯下了團主的衣服,露出乾淨的肩膀。千秀蓮責怪月善兩句,對著團主道歉,但幾人什麼都沒說就離開了。  
千秀蓮告訴左官雄團主是假的並趁機試探他們之間的關係。車虹銘改用朝鮮語,就在這時,外面有人來稟告說追趕的刺客不見了,江置解釋說是壞人互相追趕,車虹銘替他隱瞞了過去。看人離開,江置聽到車虹銘的身份是因為倭商暫住于此,饒有興致地為她推薦百年客館的小吃。最後,在車虹銘詢問他的身份時介紹自己是崔江置,就離開了。而車虹銘發現了江置掉落的一張地圖。  
遲遲不見江置回來,汝蔚十分擔心。江置悄悄出現在汝蔚身後,嚇了她一跳。就要帶著汝蔚離開,泰書制止了他們。而泰書也看到兩人緊緊握在一起的手。汝蔚和昆都順著他的目光看到了兩人握在一起的手。泰書吩咐億萬為離開的千秀蓮等人掌燈離開,而聽聞番團丟失珍貴東西的左官雄攔下了她們,並吩咐搜查所有妓女。泰書講情不成,千秀蓮無奈答應。  
泰書看向暗處的崔馬林,他點了點頭。在左官雄搜查之後放人,再次對他點了點頭。等在臺階處的江置三人扮作妓女混了出去。地笑意……
第19集
   汝蔚和清照得知江置被抓,十分震驚。汝蔚要去救江置,被昆攔住,汝蔚告訴昆,江置不會死,不代表不會痛,揮掉了昆抓住她的手。清照在一旁告訴汝蔚江置的母親尹西花可能沒有死。  
左官雄問該怎樣處置江置,紫洪明回答說她只要地圖,至於江置,她以憤恨的語氣說那與她無關。但當她看到江置的注視她的目光時,渾身一震,落荒而逃。  
千秀蓮把催情酒的解藥交給了泰書,要他趁機給江置吃下。崔總管自告奮勇去給江置送藥。  
一大早,汝蔚換上男裝,背上弓箭,帶上長劍,說服了嬤嬤,離開。昆隨即發現汝蔚不見了。汝蔚找到了馬峰帶他去救江置。崔馬林帶著飯團去了馬房,混過守衛要喂江置吃帶有解藥的飯團。江置順著他的示意,看到咬開的飯團中的解藥正要吃卻被其中一個副官把飯團打落在地上,並拖走了崔馬林。崔馬林一直嚷著要江置吃一口飯團。江置奮力吃地上的飯團,飯團卻被看守的人踢得更遠了些。
第20集
   尹西花向泰書承諾左官雄今晚就會死,但是被九越靈重傷的徐副官回來救了左官雄,本來就要護著他離開,卻看到了已化成惡鬼失去記憶的九越靈,非常不可思議。但是越靈問他是誰把他變成這樣的,左官雄告訴他是尹西花。此時的尹西花正坐在汝蔚的對面,汝蔚請求西花會到江置身邊。  
譚評俊要求江置取下鐲子與他對決,江置追問原因,但是譚評俊直接朝他砍來,原來這是江置的極致訓練,兩者或有一死,或受重傷。事前,昆十分不解,去追問譚評俊,譚評俊告訴他是因為江置是唯一能夠阻止惡鬼的人,而他只能訓練他讓他變得更強,說服了昆。  
江置被打倒在地上,但仍追問原因,但是譚評俊的冷酷態度讓他取下了手鏈。一大早,提令就來詢問尹西花是否下令刺殺左官雄。在提令的要求下,西花走出房門卻看到左官雄帶著刺客的屍體站在那裏。一聲令下,侍衛們把幾人團團圍住,但是西花沒有看到背後提令與侍衛長之間的動作。西花下令殺了左官雄,但是所有的侍衛的刀尖卻指向了西花。提令站到左官雄身邊,告訴西花從現在起除了作為團主的命令,其餘的命令他們不會再聽從。這一幕被泰書看到了。  
汝蔚躡手躡腳地回到房間被嬤嬤嚇了一跳,問她有沒有告訴父親,卻得知從昨晚開始父親就在和弟子對練。走出房門就看到了訓練場裏的江置和譚評俊。想要進去阻攔,卻被聖和孔達攔住了。  
江置一直躲著譚評俊的劍,譚評俊告訴他如果他對自己下不了手怎麼去殺了自己作為惡鬼的父親。昆也勸江置使出全力,兩人重新戰在一起。江置再次被打倒在地上,想起了那晚汝蔚被越靈掐住脖子,想起崔馬林為他求情反被打了一頓。重新積聚力量,一把抓住了譚評俊的手,但是卻怎麼也下不了殺手,譚評俊趁他猶豫掙脫他,一劍刺中他的腹部,並告訴他一旦決定攻擊就別再猶豫,否則不僅你會死還有守護的人,解釋強的含義。留下了江置獨自離開。  
提令帶著一把槍去給左官雄道歉,並作為結盟的禮物,而左官雄奉上的謝禮是鐵甲船的圖紙。江置坐在房間裏想著師父和昆的話,汝蔚為他拿來換洗的衣物。江置示意汝蔚轉過身,自己脫了上衣去摸衣服,汝蔚推著衣服給他推過去,卻沒想到兩人的手撞在一起,汝蔚扭過頭。反應過來的兩人忽地回神,汝蔚吃吃地笑著,江置飛速的穿好衣服。聽到汝蔚的笑聲,把她轉過來,捧住她的臉,親了一口,看她愣住,又把她擁入懷裏,問她自己真的能變強麼,能承擔麼,汝蔚告訴他他已經很強。提令要求尹西花離開這裏,一個時辰後出發。  
江置走了幾步,又回身,但是終究沒有動作,轉身而去。轉角出現汝蔚的身影看著他離開的背影。房間裏的清照留下了自己給江置做的衣服,衣襟上繡著一隻青鳥。泰書回房看到了西花的侍女對方留下一封書信就離開了。  
泰書對著即將離開的西花點頭示意,西花轉身離開。提令見她離開吩咐手下做得乾淨點兒...
第21集
   越靈看著面前的西花,聽她叫著自己的名字,仿佛又看到了20年前的西花卻不知道她是誰。江置站在西花面前擋住越靈的視線,告訴他不會讓他再殺人,他會阻止他,就朝他攻了過去。父子二人打在一起。就在越靈要下殺手的一刹那,西花阻止了他,告訴他江置是他們的兒子。江置趁機揮開他掐著自己脖子的雙手。兩人再次戰在一起。就在這時江置看到越靈背後的弓箭手,拉住他轉了一圈,用自己的後背擋住了射來的箭。越靈和西花都十分震驚,這時弓箭手們再次準備射箭,越靈衝上去大開殺戒,西花扶住了江置,再抬頭時卻發現越靈不見了。  
終於擺脫了追兵的汝蔚三人過來時就看到江置虛弱地倒在西花懷裏。汝蔚和泰書一起按住江置,並示意昆拔箭。西花只能捂著嘴在一旁看著,幾欲落淚。隱在樹叢裏的越靈看著幾個人,一直觀察著西花。西花似有所感,抬頭時卻並未發現什麼。江置扶著西花和汝蔚三人一起回到了武館。徐副官向左官雄報告了那些弓箭手的死狀,左官雄十分惱怒,而提令報告的西花被江置帶走更令他大發雷霆。  
李舜臣去武館見了西花,西花把江置趕了出去,屋子裏只剩下譚評俊他們三人。西花把左官雄和日本的現狀告訴了他們。汝蔚肚子餓了,昆四人去吃飯。江置給汝蔚夾了一個雞腿,但兩人之間的相互推讓讓泰書和昆都看不下去,泰書拿走了那個雞腿,剩下的雞腿被昆吃了。  
泰書離開向江置告別,江置告訴他如果有事就讓崔馬林告訴他。看到江置手裏的紙,江置趁機向泰書詢問。泰書一劍揮上去,紙上的木字變為本字,並向江置作出解釋,江置恍然大悟。  
西花嘴角露著笑意看江置為自己鋪床,等江置站起來,摩挲著他的手,感謝他,並告訴他這些年她曾找過他,但沒找到,並向他解釋自己的不得已。李舜臣接到急報接連幾個村子的村民被屠殺,左官雄也得到了消息。李舜臣根據越靈的屠殺路線迅速地部署了下去...
第22集
   脫掉珠鏈的江置,即使沒有汝蔚在身邊,也不會再顯露神獸的本性。面對這樣的江置,汝蔚心中五味雜陳,父親勸汝蔚放手,讓江置離開去尋找《九家之書》。大雨中,失去母親的江置抱著汝蔚嚎啕痛哭。
  汝蔚請求父親再給自己和江置三天時間共處。為了安慰因母親自殺而內心深受重創的江置,汝蔚整晚都守在江置身邊,第二天看到汝蔚躺在身邊的江置猶豫能否真正離開。但是天有不測,汝蔚因被江置誤傷而身受重傷,不能再用血救她的江置深深自責,在得知月下姻緣將有一人不幸的預兆後,江置毅然提出分手,汝蔚痛心疾首。
第23集
   馬峰去見了江置,把淩晨自己看到的告訴他們,泰書得出汝蔚被關在商團的倉庫。汝蔚昏昏沉沉地醒來,嘴巴被堵著,手腳被捆著,用力地跺向旁邊木柵欄,原來汝蔚被困在箱子裏,上面還放著好幾個貨箱。在馬峰的帶領下江置三人來到商團的倉庫所在地分頭行動,這被暗處的忍者看到了,江置一到倉庫就被圍攻。昆和泰書也在加緊尋找。進入倉庫,馬峰把香爐扔出去,江置大聲叫著汝蔚的名字。江置掀開曾經藏過汝蔚的箱子,仿佛能看到汝蔚被帶走的情景。  
幾人尋人未果,江置決定去見李舜臣。泰書阻攔,但是江置問泰書是否相信他,相信到什麼程度。徐副官把發生的一切告訴左官雄,左官雄把那把槍交給他,讓他趁機行動。汝蔚和崔馬林,億萬關在一起,重重機關,一個不慎就可能喪命,黑衣人啟動了機關,汝蔚三人死命掙扎。李舜臣單獨去見了左官雄要他放人。  
蔚拼命地掙扎著,鐵錘下墜在半空。江置三人商量讓江置去救人,週邊的看守交給他們。江置看到汝蔚的驚險場景,用力斷開繩子,在最後一刻救下汝蔚,抱著她倒在地上,看到椅子被砸毀。汝蔚掙開江置的懷抱,站起來給了他一腳。崔馬林三人都有點兒愣愣的。江置摸摸自己的臉看著汝蔚,汝蔚捶著他,罵他壞蛋,邊捶邊哭。江置把她抱在了懷裏,向她道歉,不該推開她。
第24集(大結局)
   江置去見李舜臣告訴他自己要斬斷罪惡的源頭,而李舜臣要他答應無論發生什麼事都不會因為復仇心而殺人江置答應了。終於救下了汝蔚三人,幾人會合後就趕去院子和李舜臣會合。汝蔚堅持跟去說要見證左官雄被殺的一幕。江置想要說服她別去,汝蔚告訴他她想和他在一起。  
回合後,江置六人圍在李舜臣周圍,把他護在中間。隱在暗處的徐副官點燃引信,瞄準人群,扣動了扳機。汝蔚首先發現了,就要提醒江置,但是徐副官已經打中了她。幾人都是一震。  
江置扶住汝蔚軟倒的身體,看到了手上的血,汝蔚告訴江置哪里都不要去,手從他的肩膀滑落。江置的眼睛立刻變成了綠色,淚水流下,把汝蔚交給旁邊的昆,大開殺戒,奪過徐副官手中的槍,一拳一拳打向他,就在要殺他的時候,李舜臣叫住江置,但是汝蔚的聲音讓江置平靜下來,沖過來,在昆的提示下就要帶她走,但是左官雄要殺了他們。李舜臣一聲令下,在場的所有人被水軍圍了起來。  
左官雄大勢已去,日本人決定明天離開。但是左官雄的手下向場中扔了幾個催淚彈,趁機離開。江置去找素正向他求助,但是素正告訴他他無能為力,而江置能做的只是現在守在汝蔚身邊。樹林裏,左官雄告訴旁邊的人去問徐副官怎麼做,他會按照他所說的做。手下奇怪地看著他。這時發現他們的武館弟子向空中發射了響箭。  
左官雄被泰書,譚評俊等人圍攻,手下護著他逃跑,卻看到了擋在路中間的江置。江置放走他的手下後,廢了左官雄拿劍的右手。左官雄痛苦地嘶吼倒在地上。汝蔚終於醒了過來,看到守在她旁邊的江置,要他扶自己起來。靠在江置懷裏,汝蔚告訴江置自己有三個願望。  
飯桌上的幾人本來在調侃昆和江置,但是汝蔚的眉頭越皺越緊,手緊緊地握成了拳頭,江置勸汝蔚去休息,汝蔚本不肯。但是看到父親也勸自己去休息,汝蔚的淚水就再也止不住了。旁邊的幾人潸然淚下。譚評俊把汝蔚託付給江置,江置含淚應了。  
抱汝蔚回房的路上,汝蔚說了她的第二個願望,去散步,和他一起。靠在江置的肩膀上,兩人的手握在一起,聊天。江置問汝蔚若是現在他再一次向他求婚,汝蔚會如何回答。江置一遍遍哽咽著問汝蔚是否會跟他結婚。為他擦去眼淚,汝蔚告訴江置她希望給江置留下幸福的回憶,希望他在回想起她的時候能夠幸福,這是她的第三個願望。緊緊地握住她的手江置哭著說一定要再見,等她應了,又說我會等你的,我愛你。汝蔚含淚聽著,最後也告訴他我愛你。兩人擁吻在一起。周圍是藍色的螢光在飛舞。江置承諾,再見時他會先認出她會先愛上她。汝蔚的手從他的肩頭滑落,倒在他的懷裏。江置抱住她,大哭著叫她的名字。  
譚評俊,孔達,千秀蓮,清照,昆都一夜未睡江置坐在汝蔚的房間,送給她的花早已枯萎。泰書過來找他,兩人坐在一起聊天,江置問泰書若是沒有他的話汝蔚是不是還會活著。但是泰書的回答是百年壽命與相愛的人百天的生活他會選擇後者,汝蔚因江置而變得幸福。江置轉頭去看桌案上的花。  
來到院子裏,江置向眾人辭行,決定再以神獸的身份生活一段時間。譚評俊把汝蔚的劍交給了江置保管。深深的一鞠躬之後,江置離開。鼓丹把一個包袱交給清照,裏面是她曾為江置做過的衣服。帶著鼓丹來到牢房,清照把帶來的酒杯放在他的手裏,為他斟上一杯酒。看著她,左官雄仰脖喝下。毒發之前,左官雄告訴清照他只是想要體會得到而已。  
走到樹林裏,看到李舜臣,江置,再一次陪著他散步。最後江置告訴李舜臣有事就到烽火臺點火,他會來相助。又問他是否相信九家之書的存在,李舜臣回答若是他堅持成為人那麼就會存在。藍色的螢光在汝蔚的房間飛舞,那朵花再次盛開。  
422年後,2003年,首爾。豪華的房間裏,一角有著古色古香的裝飾,桌子上一朵花開得正好。洗好澡,挑選好衣服,按下正在響的手機,江置看向窗外的新月,這是他獨自迎接的第5221次新月。  
告別管家,驅車趕往會場。紅燈停下車之後車窗外一閃而過的身影吸引了他的目光。聽到人的呼救聲,原來正在上演搶劫的戲碼。江置奪過混混手裏的名牌包,卻發現搶錢的和被搶的都是以前的熟人—馬峰和嬤嬤。就要把包還給嬤嬤,但是身後卻傳來一聲不要動。一個不慎,包再次被搶走。江置轉身,看到背後的人時徹底僵住—汝蔚。不顧那人手中正瞄準他的槍,江置放下舉起的雙手,叫著汝蔚的名字。江置想起的是以前的誓言—先遇到她,愛上她。看著她,江置眼裏泛起了淚花。汝蔚身後的高坡上是一株開得正好的桃樹,天上一鉤新月……

文字引用:百度百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