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nda★星光『閃閃』

關於部落格
最新韓劇、韓影介紹;
聯絡信箱: minn723@gmail.com
  • 138531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請回答1994》全集分集劇情介紹



《請回答1994》全集分集劇情介紹:
 
第1集
   2013年10月首爾特別市麻浦區上岩洞,成娜靜和朋友潤真正在新家收拾東西,娜靜找到了自己當年結婚時的錄影帶,就想播放重溫一下當年結婚的情景。潤真卻打趣說:“那時的你是最傻的,還帶了個王冠,你自己忍心再看嗎?”娜靜想了想覺得自己那時確實有點滑稽。正在考慮看不看的時候,電話鈴響了,是丈夫打來的,他正要坐地鐵回來。娜靜告訴丈夫最近路線有堵塞的情況,讓他回來時候要注意。而正在這時,潤真已經悄悄的把結婚時的錄影播了出來。  
娜靜看看02年時的結婚錄影,陷入了回憶。此時的錄影裡,朋友正在打趣娜靜:結婚了還會瘋狂的喜歡偶像李尚敏嗎?娜靜甜蜜的說當然了,還會像以前一樣的喜歡,並且新郎已經答應娜靜去看偶像了。此時的鏡頭把我們帶入1994年2月的首爾特別市。成家一家四口剛剛從馬山搬到首爾一個多月。成娜靜是電腦工學系一年級學生,喜歡和自己的哥哥打打鬧鬧,喜歡延大籃球隊的哥哥們。  
娜靜一家人正在家裏溫馨的看著電視,是張東健主演的《最後的勝利》,那時的張東健還是一枚標準的大帥哥。父親制止了正在打鬧的娜靜兄妹,母親端出一盆麵條來讓大家吃,是正宗的韓國麵條,香氣四溢。在一家人說說笑笑吃飯的時候,和娜靜同一個學校的同學回來了,原來娜靜家是招住寄宿生的,在韓國叫新村寄宿店。  
娜靜的媽媽接到了一個電話,又有一個新的住宿生要來住宿了,孩子已經來到了首爾。這個孩子長的非常有明星相,像中國的偶像“張國榮”。從此張國榮便成為了這個孩子的“名字”。張國榮的母親說,自己孩子剛從農村來,懇請娜靜媽媽好好照顧自己的孩子。娜靜媽媽笑著答應了。可能是母子間的心有靈犀,張國榮母親的電話剛剛掛斷,張國榮的電話就打進來了。娜靜媽媽笑稱他是小張國榮。想要去車站接他。但是自尊心強烈的張國榮拒絕了。娜靜媽媽告訴張國榮地址,做地鐵到新村中街要經過好多地方,說如果實在不行就在百貨商店那裏叫計程車,也就是起步價的價格。怕被別人認為是土包子進城,張國榮就說,我連火車都會做,又怎麼不會做地鐵呢。  
屋子裡,娜靜的哥哥到客廳裡取了一盒牛奶開始喝,媽媽看見後無奈的說,牛奶過期了。娜靜哥哥笑著說他沒有感覺到。娜靜媽媽無奈了:“難道你都沒有感覺嗎?什麼都吃,什麼都行,難怪大家叫你垃圾,怪獸。”“我確實是沒有感覺”。娜靜媽媽讓他把整理好的娜靜的衣服拿到娜靜的臥室,臥室裡牆上貼滿了李尚敏的海報,李尚敏在校園籃球隊裡已經是個明星了,好多女生都崇拜他,娜靜就是他的粉絲之一。在這期間家裏的娜靜和同學們都想方設法的想接近自己偶像李尚敏,完全不知道新的宿客已經在中途了。  
其實不會做地鐵的張國榮走在大街上都不知道走哪邊好,他找了好久找到了地鐵坐在椅子上等開往新村的車,地鐵的車來回過了好多趟就是沒有聽到新村的,最後他鼓起勇氣用手指點旁邊的一個人,為什麼沒有到新村的,那人給他解釋說你進車裡看見車上會有站點提示,他這才知道,張國榮終於坐上了地鐵,可到站後,他確找不到正確的出口,他只有不停的從各出口出來,但始終還是不知道方向,最後張國榮還是決定叫計程車,司機說他要到達的地點巷子是進不去的,所以張國榮下了計程車還是沒找到具體位置,他在電話亭給娜靜媽媽打電話正趕上他媽媽給娜靜媽媽打電話占線,他給自己媽媽打了個電話說自己找到朋友了沒有迷路,媽媽在電話裡的想念之情,讓張國榮也很想念媽媽,正在這時兩個巡邏的員警看到了他,讓他出示身份證,他之前問路時接到一張反UR的傳單沒看就放在包裏,拿身份證時恰好那張傳單掉了出來,員警直接把他逮到警局去了。而此時娜靜一家一直擔心這孩子,覺得他肯定是走丟了,娜靜正要出門時門鈴響了,大家以為是張國榮來了,原來是鄰居,娜靜爸爸大聲嚷嚷肯定是鄰居又嫌咱家吵鬧,這時娜靜媽媽關門回來沈默了一會說鄰居來告訴咱家下雨收衣服,鄰里之間的關係從這時起有所改變。  
娜靜家接到了警局電話,娜靜爸爸去接張國榮,到警局娜靜爸爸問哪個是他家的寄宿生,員警指著張國榮說是他,娜靜爸爸很疑惑說不是說很像張國榮嗎?娜靜爸爸把張國榮帶回了家跟娜靜媽媽說這孩子長得不像是學生。張國榮的媽媽早就把他的棉被郵寄了過來,娜靜媽媽說還沒看過那麼大那麼好的棉被,張國榮帶著一天的疲憊睡下了。  
第二天早上起來,娜靜媽媽準備了豐盛的早餐,大家吃得很開心,這時娜靜早上出去才回來,原來他是取那天抓拍李尚敏沖洗的照片回來,很興奮的要給大家展示一下,她終於拍到了自己偶像,大家都圍上去看,都是黑漆漆的,娜靜自信的說她確實拍到了一張清晰的,馬上要給大家展示,因為自己也沒看過所以很緊張,當大家看見照片時都無聲的笑了,然後散了。娜靜氣氛的摔照片走了,這時家裏住著一隻沈默寡言的那女孩確爆發了,對著照片狂發飆後走了,此時的娜靜爸媽被這個一向沈默寡言卻追星的孩子嚇呆了。  
新的一天開始了,娜靜一家是從農村來的,張國榮也是,他們都在適應首爾。
第2集
   三千浦張國榮和其他住宿生一樣,都在適應著在首爾的生活和學習,1994年3月份早晨的新村寄宿,三千浦張國榮正在洗手間沖涼時,室友海太進來梳洗,三千浦遮擋了一下自己,然後娜靜的垃圾哥哥也進來上廁所,迷迷糊糊的坐在馬桶上,和三千浦打了聲招呼接著迷迷糊糊的,這時娜靜爸爸大力的推開門,嚷嚷著動作快些要吃飯了,正好看見三千浦什麼也沒穿的站在那,很尷尬的出去了,此時的三千浦既尷尬又無奈的蹲在了地上,娜靜在這時嘴裏叼著牙刷,手裡拿著早上的信件,很自然的也進來洗手間,三千浦嚇的緊忙又用洗衣板遮擋了一下自己,娜靜全當沒看見三千浦,給了垃圾哥哥的信並幫哥哥沖了廁所,摸了摸垃圾哥哥的頭出去了。  
已經來首爾10天的三千浦,與素未謀面的人一起吃飯,用一間洗手間,和第一次見面的人睡一被窩,和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人一起生活在陌生的家,這個地方就是他在首爾的第一個家新村寄宿。  
三千浦下樓和大家一起吃飯,自己盛飯時,海太要求他幫自己盛一碗,三千浦很堅決地拒絕了他,要他自己盛,海太說三千浦地拒絕是有“病”,此時娜靜的爸爸也接茬和娜靜媽媽開玩笑的說 ‘三千浦這孩子早上起來就沖涼,褲子熨燙的太整齊了,是被花美男上身了嗎’。一邊正在吃飯的垃圾哥哥不停的還在看漫畫,一旁的娜靜看著垃圾哥哥問:“今天8點前不是有實習嗎”垃圾哥哥才恍然大悟,飯桌上的大家都覺得垃圾哥哥腦袋是不是有“毛病”。  
三千浦問娜靜媽媽:是不是家還有一間空房間沒租?其實是有意思想去住,娜靜媽媽講述了這間空房和三個不靠譜的租客的事,但昨天已經租給了和房間有緣的人,三千浦有些失望,此時娜靜在椅子上,手扶著腰很痛苦的樣子,原來娜靜昨天看偶像打球時,情緒激動動作激烈,所以自己老毛病腰間盤突出犯了。  
因為娜靜的老毛病范了,哥哥負責照顧她聽她使喚,但還是會小小的欺負她。原來三千浦想換房間,是因為室友海太迷戀一款韓國打字遊戲,鍵盤聲太大,他睡不著,為此倆人還起了小爭吵。  
娜靜的爸媽擔心娜靜,腰的問題會找不到物件,所以想從寄宿生裏挑一個合適的女婿後選人,在吃早餐的時候,盤問了三千浦和海太,原來兩人家裏都很富裕,三千浦家是捕魚的家有3只船,海太家事搞公交車企業,娜靜爸媽對這位心目中的後選人有了初步家庭瞭解。  
三千浦和海太參加了班級組織的聯誼活動,因為要和其他學校女生見面,三千浦精心的打扮了一下自己,還噴了香水,海太為次還嘲笑了他,當兩人聯誼抽籤分女伴時,三千浦抽到的十分不切心,所以他強烈的肯求和海太四人一起約會,所以最後四人一起去速食店吃飯,因為兩個女生都是首爾人,三千浦和海太不想被看成土包子,即使第一次來這樣的速食店,還是硬著頭皮一起去點餐,結果可以想到,女生說要甜點結果兩人點了兩大盆,此次約會以失敗告終。  
娜靜因為一個人在家時,不小心跌倒病情嚴重到住院,醫生說因為年紀小所以不開刀,保守治療等以後再說,娜靜媽媽要求醫生給娜靜打點止疼針,因為娜靜疼得很痛苦,醫生說現在打的就很刺激了,只能強忍了。晚上娜靜自己疼的在流眼淚,此時哥哥來了,哥哥細心的照顧娜靜,把娜靜抱在懷裡讓娜靜溫暖和她一起分擔痛苦,原來垃圾哥哥並不是娜靜親哥哥,是娜靜親哥哥小時候一起玩伴,親哥哥在小時候意外死了,那時垃圾哥哥說會像親哥哥一樣愛娜靜。  
娜靜出院在家和哥哥,三千浦,海太,在家一起喝酒聊天,海太講述他到首爾後的囧事,引大家哈哈大笑。喝著喝著娜靜就喝多了,海太看情況不好,帶著三千浦回房間打遊戲了,原來娜靜喝多後會亂咬人,最後娜靜咬了沒有逃走的垃圾哥哥,但哥哥還是把醉了的娜靜送回房間。似乎娜靜和垃圾哥哥間關係有了新的隱秘的信號。  
家裏新來的成員露面了,家裏是開養雞場的,娜靜媽媽叫他喜滋滋,因為東西很多所以堂兄一起來,他堂兄叫七峰兒是有名的棒球手,娜靜爸爸喜歡棒球,所以很喜歡他。這五個人都被娜靜爸媽納為女婿候選人了。  
2013年10月娜靜首爾的家裏門鈴響了,娜靜以為老公自己回來了,原來5個人都在門外,娜靜看著5個人笑了說“其中有一個是我老公,你猜是哪個?”
第3集
   1994年3月首爾特別市滄川洞新村寄宿的早晨,娜靜媽媽邊往桌子上端早餐,邊問海太,今天是不是去MT,海太有些不好意思地說是,他們系是第一個去的,娜靜媽媽問MT都做些什麼,她沒經歷過,娜靜爸爸接過話說,他上大學時就知道學習運動,沒去過MT但在電視上看就是喝酒,海太有些害羞的說,不光喝酒也玩遊戲,也看表演還可以談戀愛,娜靜媽媽說可以和首爾德姑娘談戀愛呀,海泰說首爾德姑娘看不上我們農村小夥,三千浦都不敢和女孩對視,正在吃飯的娜靜,放下筷子看似很認真的說,直接“壓倒”她們,先前很認真聽對話的爸爸,這時大聲的訓斥娜靜,女孩子怎麼可以這麼說話。  
娜靜媽媽阻止了父女倆的“吵鬧”,讓娜靜去樓上,叫醒如果不叫,就會睡一整天的垃圾哥哥,娜靜坐在椅子上,認真的看著垃圾哥哥好久,才恢復“本色”的叫著正在睡覺的哥哥,垃圾哥哥也依舊“本色”難改,這對非親兄妹,又是一頓“大戰”。  
娜靜又受了垃圾哥哥的“氣”,回到樓下正要吃飯,這時家裏電話響了,娜靜去接電話,電話對方說是垃圾哥哥的女朋友,娜靜拿著電話去給垃圾哥哥,針對“女朋友”兄妹又是一輪“唇槍舌戰”,“戰爭”結束後,垃圾哥哥讓娜靜幫自己錄call機的語音。  
2013年首爾娜靜家,5個男人2個女人,都在客廳坐著,除了娜靜在玩手機遊戲,其餘的都在看娜靜結婚錄影,娜靜玩的很投入,為了要紅心,就發紅心短信給三千浦,三千浦告訴娜靜,不要發給他帶紅心的短信。看娜靜玩的那麼投入,大家討論起娜靜玩遊戲不服輸的精神,在他們的討論中娜靜還是沒得到第一名。大家開始討論誰的家鄉是哪的七峰兒說好奇為什麼,鄉下來的你們為什麼都能背下這些,其他人一口同聲的說,不是鄉下。  
1994年,一個烤肉館裏,3個首爾人和4個“鄉下”人,首爾人覺得外來的都是鄉下人,鄉下人覺得他們居住的也是市,不應該是鄉下人,然後開始了城鄉大比拼,後來竟然演變成鄉下與鄉下大比拼。  
娜靜爸爸和來看喜滋滋的堂兄七峰兒聊天,還一遍喝著參酒,這時娜靜媽媽回來,看著老公正在喝,自己更年期要喝的補藥很生氣,娜靜爸爸很尷尬說肚子疼去廁所。七峰兒和喜滋滋準備要走,娜靜媽媽問去哪里要送他倆一下,他倆要去蠶寶,娜靜媽媽說正好順路她和娜靜爸爸也要去那,七峰兒有些遲疑的說,首爾的路不知道叔叔會不會覺得陌生,娜靜爸爸很自信的說沒問題。  
娜靜和同學們正在做遊戲,娜靜以不服輸的精神,最後成為了最終的遊戲勝利者,最後贏了的娜靜獨自出來,她出來看垃圾哥哥在哪,沒有找到,她給垃圾哥哥call機留言,所自己不消化不舒服,留言後回到住的地方一直在等垃圾哥哥回復,垃圾哥哥也在玩遊戲沒有看見,娜靜失望的睡覺了。  
娜靜爸爸果真如七峰兒和喜滋滋想的那樣,對首爾的路不熟,一路都在走錯路,由於娜靜爸爸喝了娜靜媽媽太多的補藥,不停的想去廁所,最後實在挺不住了,就把車停在了一個大廈旁邊去上廁所,在車上的娜靜媽媽對七峰兒和喜滋滋感到抱歉,本來是好心想送他倆一程的,結果搞到現在遲到,娜靜媽媽問他倆去去蠶寶幹什麼,原來今天是七峰兒媽媽再婚的日子,娜靜媽媽有些吃驚,城裏人就是新潮,再次表示對七峰兒的歉意,七峰兒說沒事兒,他和媽媽的關係不太好,即使不去媽媽也許也不知道,娜靜媽媽拿出電話卡給七峰兒,讓他給媽媽留個call機留言,七峰兒說沒關係的媽媽不會在意的,因為他們之間不用call機的,喜滋滋也說姨媽很嚴肅,娜靜媽媽還是要求他給媽媽留call機留言,說明一下情況,媽媽怎麼的都是媽媽,七峰兒答應了,他在電話亭猶豫了一會兒,還是打給了媽媽的call機,原來在媽媽的call機留言裏,有媽媽錄的沒有對兒子說出口的愛,七峰兒也用call機留言,訴說著對媽媽的愛。  
早上垃圾哥哥開車說要去和女朋友過白色情人節,晚上有可能不回來了,娜靜心情很失落,晚飯時也沒出來吃,這時聽見垃圾哥哥回來的聲音,並說自己還沒吃,此時娜靜精神起來,原來垃圾哥哥和女朋友分手了。  
娜靜他們正在過他們的新新時代,娜靜20歲的初戀也要到來。
第4集
   2013年10月首爾特別市麻浦區上岩洞,娜靜和租屋的男人們,一起在看自己結婚錄影,正好看到錄影裏一個男人“祝福”娜靜,“娜靜這樣的脾氣的找到老公,要好好珍惜阿。”此時的娜靜很不屑的問,這臭流氓是誰?垃圾哥哥看了娜靜一眼無奈的說,也快40歲的人了,還要那樣說話嗎。從廁所出來的潤真,看見要睡著的七峰兒,拍了他一下,告訴他如果太困就回房間睡去,七峰兒說確實很困,然後脫了毛衣去房間睡了。潤真也坐下來大家一起討論,這個人叫什麼名字,三千浦說好像是什麼可代表,垃圾哥哥說好像是打棒球的,喜滋滋說他好像想起來了,海太笑了笑說想起來了,他和他關係還不錯那,他就是打棒球的金啟泰。  
1994年3月新村rock caff space,海太和三千浦去趕時髦rock,打扮的很“時髦”,而家裏其他人正在一邊看電視,一邊品嘗七峰兒買的哈密瓜,娜靜媽媽問在哪買的,七峰兒說是在百貨店,娜鏡一家覺得好稀奇,正吃著時三千浦和海太回來了,說是沒位置,看見哈密瓜覺得像“富豪”的生活。當得知是七峰兒從百貨店買的時候,海太和三千浦又展開了詳細的“諮詢”,明顯的看出“城鄉差距”。  
晚上娜靜一家三口氣氛很沉悶,原來明天一早爸媽要回家鄉馬山,所以第二天的家務都要娜靜來承擔,娜靜問爸媽時間長沒回去,會不會不認識路了,媽媽說怎麼的住了好多年不會的,此時一旁的垃圾哥哥刷起來碗待著也是沒事。  
娜靜早上早早的就起來了,在廚房找米,找了半天發現飯已經有人做了,原來是垃圾哥哥起來做的,並且也是垃圾哥哥半夜送娜靜爸媽上的車。大家都出來吃早飯,垃圾哥哥看著忙碌的娜靜,問室友們知道我和娜靜不是親兄妹嗎?大家不信,垃圾哥哥拉著娜靜開玩笑的我們是雙胞胎,飯後大家上學去,喜滋滋本想蹺課的,結果被垃圾哥哥發現了讓他去上學,垃圾哥哥走時告訴娜靜幫他簽售郵件。  
原來三千浦和海太上次去 rock caff 不是沒座位,而是被看門的耍了,吃晚飯時兩人還講述那裏“情況”,在幫大家盛晚飯的娜靜問海太看call機了嗎,看新聞海太家鄉發生了爆炸,海太急忙往家打電話,還好家裏沒事,這事海太明白了媽媽對他的愛。今天的晚飯時娜靜做的,但娜靜的心情似乎很低落。  
娜靜的爸媽在回首爾的路上,原來今天是娜靜親哥哥的祭日,娜靜媽媽很傷心,如果兒子還活著也已經是24歲了,那就是給兒子過生日而不是祭日。要到家的時候娜靜爸爸讓車停在附近,原來他是要給孩子們買炸雞。到家後的娜靜媽媽心情還是很沉重,娜靜去媽媽的房間,躺在媽媽懷裏,問哥哥還好嗎,媽媽說很好估計哥哥也很想你,娜靜問媽媽看見她當年的海狗了嗎,媽媽說當年哥哥走時不是送給哥哥了嗎,母女二人都在惦記那離開的親人。  
娜靜回到自己房間,躺在那翻了兩個身,感覺枕頭不一樣,起來一看自己枕著竟然是海狗,娜靜起來去了垃圾哥哥的房間直接躺在床上,哥哥看見娜靜是不是看見海狗了,很像吧很難找的,娜靜猛的起身,說想和垃圾哥哥說心裏話,娜靜說喜歡垃圾哥哥,垃圾哥哥愣了一下,然後哈哈大笑,掐著娜靜的臉說想騙我,今天是愚人節我沒上當,娜靜原來不知道是愚人節,苦笑著多麼刻骨銘心的“謊言”。  
那邊大家在吃娜靜爸爸買回的雞,一邊還在聊天,娜靜爸爸提到三千浦叫張國榮時,三千浦說人家有名字為什麼叫我張國榮,原來三千浦姓金,每當他要說自己全名時都會被海太“打斷”。一旁的喜滋滋讓七峰兒幫拿一下東西,但七峰兒看三千浦和海太打鬧沒聽見,喜滋滋叫了他一聲,俊兒。原來七峰兒的名字叫俊兒。  
2013年10月首爾,娜靜收到了包裹是她和她老公的,原來她老公叫金在俊,娜靜說這5個男人中有一個是她老公,你猜是誰?
第5集
   早上的新村合宿,大家都下樓準備吃早餐,看見餐桌上的食物,大家都驚呆了,因為早餐實在是太豐富了,大家都就座了,娜靜爸爸問娜靜媽媽,為什麼如此豐富都吃不完,此時娜靜媽媽,又端了兩盤菜放在餐桌上,娜靜媽媽說這也沒有辦法,要是不趕緊吃就要壞了,這些都是孩子們的媽媽們郵來的,娜靜爸爸拿著古眼魚,沒吃過這麼大的呢,是誰家郵寄的,原來是三千浦家郵來的。娜靜媽媽指著桌上的雞蛋,說是受精卵的蛋很有營養,這雞蛋是家有養雞場喜滋滋家的。七峰兒問娜靜為什麼不吃雞蛋,娜靜說感覺是在吃小雞,所以不吃。娜靜爸爸問那鳥蛤是誰家的,海太說應該是他媽媽郵來的,那是赤貝。垃圾哥哥夾起魷魚問是哪里的,娜靜媽媽說那是馬山郵來的,垃圾哥哥問誰是馬山的,娜靜爸爸拿起一條古眼魚扔了過去,說垃圾已經半年沒往家打電話了,自己是馬山的都忘記了吧,新鮮的魷魚是垃圾哥哥的媽媽郵來的。垃圾哥哥讓娜靜媽盛飯時,娜靜才看見還有潤真家的醃螃蟹沒端上來,把螃蟹端上來時,三千浦說好像變味了,大家說沒吃出來。  
在醫院實習的垃圾哥哥正在和娜靜通電話,學校有足球賽娜靜想讓垃圾哥哥來,垃圾哥哥說他們在實習教授不讓他們去,想去也沒有辦法,娜靜在電話的那頭開始評價帶垃圾哥哥的教授和助理,剛好教授和助理們走過來,她電話的內容都被大家聽見了,垃圾哥哥很尷尬的掛了電話,說娜靜的腦子不太好。然後和教授去查床看一個癌症患者。  
教授帶著他們看完癌症病人後,讓他們都說一下,只有垃圾哥哥說的很好很專業,教授很欣慰,在要午休的路上,垃圾哥哥看見那個癌症患者的兩個孩子再搶遊戲機,垃圾哥哥教他們要和諧。然後垃圾哥哥看見有一起實習的醫生,在很興奮的跑,他問司馬事,原來教授同意實習生也可以去踢球了。  
垃圾哥哥飛奔回家換衣服,看見喜滋滋在家,說要帶他去看他踢足球,喜滋滋說肚子痛不想去,被垃圾哥哥扛起來一定要帶他去,讓他運動運動。垃圾哥哥帶著喜滋滋去了球場,告訴喜滋滋去看臺上,給自己加油。  
三千浦和海太作為替補上場,但在踢得過程中兩人不停的肚子疼要去廁所,都去了好幾次廁所,整場都沒踢好,在看臺的娜靜也是這種反應,不停的去廁說。  
垃圾哥哥要上場時,有很多妹妹來找哥哥搭訕,看臺上的娜靜看著,氣得牙都癢癢,但垃圾哥哥完全不理會那些妹妹,妹妹們又些失望,垃圾哥哥走到娜靜看臺下,把外衣扔給娜靜,正好落在娜靜臉上,娜靜那下衣服,笑得很幸福。  
為了看自己偶像的潤真,都沒去看球賽,而是看偶像徐太志,潤真也一樣肚子疼,不停的跑廁所,但還意外收穫了偶像親手給的妙脆角,回家的路上一路捧回來的,很神聖的感覺。  
足球賽後回到家,大家還是不停的區廁所。廁所先被娜靜搶佔,三千浦和海太一直在艱難的忍著,最後三千浦拿了盒去院子,海抬看了一下,也要去院子解決。事後大家坐下來研究到底是哪出了問題呢,雖然娜靜爸爸和七峰兒不在,但大家在電視上看見他倆,同樣鬧肚子。三千浦很確定的說是潤真家的醃螃蟹,因為大家都吃了,大家說得時候都在回避,不想傷害到潤真,只有三千浦強調就是潤真家的螃蟹才這樣的。此時垃圾哥哥補了一句早上時娜靜爸爸沒吃,本來潤真就很在意,再加上三千浦的強調最後還冤枉了,潤真對三千浦很傷心,很傷心的哭著回自己房間。  
海太讓三千浦去給潤真道歉,但三千浦愛與面子不想去,還是被海太推進去了,三千浦很不好意思地和潤真道歉,潤真說她沒往心裏去,潤真在認真地整理精美的盒子,要把偶像給的妙脆角珍藏起來,三千浦聽潤真這麼一說,放鬆了和開心的和潤真聊著時,順手吃起了妙脆角,這時的他還沒反應過來,本來是要和好的了,這次仇又結深了。  
垃圾哥哥安慰癌症病人,和病人談心讓病人堅強,對於孩子來講最重要的是要記住媽媽的樣子。此時的垃圾哥哥一點都不像在家時的那個垃圾哥哥,垃圾哥哥格外的帥和有魅力。
第6集
   2013年,娜靜端了2杯咖啡放在了客桌上,坐下來自己喝著一杯,七峰兒也過來喝著那杯咖啡,問娜靜怎麼不去看錄影了,娜靜說不原看他們嘲笑的樣子。又問增增怎麼還沒回來,娜靜說兔崽子肯定是為哪個女生花錢去了,七峰兒說娜靜已經是三個孩子的媽媽了,說話怎麼還那樣子,娜靜假裝生氣地說,以前不是說很喜歡嗎,七峰兒回應說,都20年了聽也聽夠了,當年自己只知道運動,不懂別的。  
增增跟媽媽打著電話,說自己沒有在交女朋友,只是和朋友吃飯,打完電話回答咖啡店座位,對面坐著漂亮的女同學,然後增增海送給了女同學一個平板電腦,說算是高考前10天的禮物。  
1994年6月七峰兒和垃圾哥哥在球場練球,買雪糕回來的娜靜爸爸路過,七峰兒和娜靜爸爸說,垃圾哥哥很不錯,娜靜爸爸覺得沒自己好,也要接七峰兒的球,還告訴七峰兒用盡全力,結果娜靜爸爸是接到了球,但手疼得厲害,還假扮沒事似的,娜靜爸爸覺得七峰兒確實不錯。  
娜靜腰病犯了,問家裏人有沒有看見她腹帶,這時七峰兒說他有,可以暫時借娜靜用,因為是職業棒球手,所以也有腰病,七峰兒提議幫娜靜做一下,對腰部管用的運動,結果在做運動的過程中,不停的放皮。  
娜靜媽媽因為月經沒有按時來,情緒有些失落,家裏的孩子們因為時間久了,三千浦嫌棄娜靜媽媽沒有熨好自己的衣服,喜滋滋有些生氣娜靜媽媽和自己爸爸說,自己不愛上課。海太早上帶了幾個同學一起吃飯。娜靜看見這些提媽媽生氣,也看出媽媽有些傷心。  
娜靜媽媽因為和孩子們有些傷心,還有身體也有些不舒服,所以和娜靜爸爸一起出門旅遊散散心,走時娜靜爸爸告訴他們不要偷喝他的洋酒。  
三千浦,海太,娜靜,潤真喜滋滋,在學校草坪上野餐,大家聊著天,從三千浦吃了潤真的秒脆角,到談到海太和女朋友的問題,娜靜和潤真認為女朋友需要的是真心的陪伴,不是郵寄各種東西,和固定安時間的陪伴。  
因為三千浦吃了潤真偶像給的秒脆角,一直都不理睬對方,晚上大家坐在一起玩遊戲,大家希望兩人可以和好,所以玩遊戲一直作弊,但兩人寧願喝多也和好,結果大家都喝多了,遊戲的最後一把,七峰兒親了喝蒙了的娜靜。  
娜靜爸媽旅行回來,本來是去泡溫泉的,但娜靜媽媽一直都不出屋,心情一直很差,因為一直沒來月經,垃圾哥哥建議娜靜爸爸帶媽媽去看婦科,他幫預約時間。娜靜爸爸回房間看見娜靜媽媽一個人在那失落,因為如果一直不來月經,那就預示著娜靜媽媽迎來了更年期,娜靜爸爸很有愛的安慰娜靜媽媽,要帶她一起去看婦科檢查。  
早上孩子們還是各種和娜靜媽媽“找事”,都被娜靜爸爸和娜靜父女吼了。垃圾哥哥早上就出門要去日本實習,走時和娜靜媽媽說今天很抱歉,娜靜爸爸問娜靜今天什麼日子,娜靜想了想不知道,應該沒什麼。大家吃完飯都上學去了,娜靜媽媽看著剩下的狼藉,有些無奈的收拾起來,收拾完後回到房間,看見一封信,原來是那幾個孩子一起些的,希望媽媽不要因為他們傷心,因為他們已經把她當成自己媽媽,以後就像自己孩子一樣有錯就打,還祝媽媽生日快樂,並且送了戒指當禮物,原來今天是娜靜媽媽的生日,娜靜媽媽看完很感動很欣慰。  
娜靜爸爸陪娜靜媽媽去看婦科醫生,本來心情很失落的,因為以為是更年期到了,可檢查結果是,娜靜媽媽懷孕了,娜靜媽媽感動的哭了,這是上天最好的生日禮物。  
2013年,娜靜弟弟正在和媽媽通著電話回到了家,見到大家都在打了聲招呼,電話那頭娜靜媽媽,要求娜靜弟弟成俊把電話給他姐夫,她要找他姐夫告狀。  
1994年的夏天一家人在一起過的很幸福,一起說笑打鬧,有矛盾有感動,很幸福的一大家子。  
娜靜的丈夫選在2002年6月22日結婚,因為那天是世界盃,大家情緒都很高漲,看著選的日子娜靜很無奈的挎著新郎的胳膊,但我們依舊沒看見新郎的正面,依舊不知道這5個人中誰才是娜靜的丈夫。
第7集
   1994年7月,娜靜在一家漢堡店打工,娜靜很幹練幫客人算怎麼划算。在工作時call機響了,娜靜回電話原來是七封兒,七封兒在電話說要定漢堡,娜靜說定20個才給送,七封兒說定50個,娜靜聽後好興奮。  
娜靜和同事一起送餐,同事很興奮可以看見棒球明星,娜靜提到了七封兒,同事說七封兒很有名的,全國人民都這樣叫他,娜靜說以為爸爸隨便叫叫的。娜靜送完餐後七封兒告訴她晚上下班的時候等他,七封兒回到球場時,學長說了一些下流的話,所以在聯繫時故意打到那個學長,所以七封兒去接娜靜時,走路有些瘸,娜靜問怎麼了,七封說沒什麼。兩人邊走邊聊,娜靜說七封兒運動那麼好也可以去打籃球,七封兒說那怎麼可以,他打棒球可是很不錯的,娜靜說既然你是投手,指著馬路對面,很遠處的一個飲料瓶說,你能打到那個,七封兒說如果打到了,要答應自己一個請求,結果七封兒打中了,七封兒要求她去看自己棒球賽。  
因為1994年的夏天真的很熱,大家熱的都很難受,海太在樓上搶三千浦的風扇,喜滋滋在用冰水泡腳。娜靜媽媽因為懷孕,胃口很難伺候,和娜靜爸爸在屋外面躺著,儘管擺了很多水果,但娜靜媽媽要求吃葡萄,所以娜靜爸爸無可奈何的去冰箱取葡萄,一看冰箱嚇了一大跳,原來潤真在冰箱裏吃葡萄,然後娜靜爸爸趁著洗葡萄時,叫上了垃圾一起出來吃,因為他自己搞不定娜靜媽媽了。  
娜靜到家,看見爸媽都在外面躺著,爸爸說她也要在外面睡,娜靜本來是不想的,但看見垃圾哥哥也出來睡,所以娜靜也出來睡了,哥哥抱著娜靜一起睡。  
到了放假的時間,孩子們都要回家了,潤真和海太因為一個是麗水和順天,離的很近所以一躺車,三千浦則早早的就走了,因為有6個點的路程。  
娜靜和垃圾哥哥在當紅娘,娜靜的同學和垃圾哥哥的朋友彼此介紹,結果娜靜同學都相中了垃圾哥哥,而垃圾哥哥朋友相中了娜靜。  
娜靜爸媽在家裏客廳了,天熱想著要不要買空調。娜靜媽媽打開電視看有什麼好節目,一打開電視就看見一個震驚的消息,金日成去世了,擔心起來會不會開戰。喜滋滋在校長那辦理了休學,出門看見大家拿著報紙,都在討論著。  
因為海太和潤真坐的車,中間有15分鐘休息時間,所以海太下車吃面,在吃面時也看見這消息,大家也同時在討論,海太突然想起已經超過了15分鐘,急忙往外跑,一看車還在,潤真站在車門口,司機吼著怎麼這麼不守時,海太很抱歉,司機看著潤真說,可以把鑰匙給我了吧,原來潤真為了等海太,把司機的車鑰匙拔了,海太很感激。  
娜靜去看七封兒的比賽,開始七封兒沒看見娜靜時很失望,後來因為看見娜靜後比賽才越打越起勁,最後贏得勝利。把勝利的那個球給了娜靜。  
2013年,潤真看著娜靜結婚錄影一直在笑,那幾男人們在玩牌,娜靜說怎麼不看她很美的錄影,潤真說不是美是搞笑,以後不開心時看看錄影,心情會很好。男人們把啤酒都喝了,娜靜讓她老公金在俊去買,結果男人們一起去買的。  
1994年8月,娜靜爸爸在家裏大吼,說不要他們住在這裏,原來這些傢伙沒等假期結束,就都回來了,大家都要集體在客廳睡,原因是因為娜靜家的客廳裏新買了空調,大家都在哀求娜靜爸爸,結果娜靜爸爸說看在七封兒的面子上同意他們睡在客廳了,娜靜媽媽還提議聽收音機,這樣更有感覺更浪漫。  
大家聽著收音機都很安靜,慢慢都睡著了,在天亮時看見娜靜和垃圾哥哥和七封兒是挨著的。夏天是年輕的季節也是戀愛的季節,讓我們一起期待新村合宿裡的愛情吧。
第8集
   2013年,潤真叫娜靜多烤點魷魚,娜靜烤完後叫垃圾哥哥把沙拉拿給她,垃圾哥哥從冰箱裏拿出來時,已經沒多少了,娜靜讓垃圾哥哥去買,垃圾哥哥說他幫擠擠看,結果把剩下的那點,都甩到了娜靜臉上。  
1994年,海太,三千浦,垃圾哥哥,喜滋滋,潤真,娜靜,坐在外面的草坪上,喝著酒聊著天,海太提出一個問題,如果世界上就剩下潤真和娜靜,會選擇誰誰?喜滋滋和三千浦問,是女朋友還是會結婚那種,海抬會結婚生孩子那種的,喜滋滋說選娜靜,三千浦因為之前和潤真一直還在不待見彼此,所以三千浦說選娜靜,然後海太說他會選擇潤真,問垃圾哥哥會選誰,垃圾哥哥想了一下會選擇潤真,此時娜靜很氣憤,然後海太問兩位女生會選誰,潤真說選擇垃圾哥哥,問娜靜呢,娜靜生氣垃圾哥哥選擇潤真,所以賭氣的指著別的方向,大家一看原來是七封兒正往這邊走來。  
垃圾哥哥去電話亭回call機,娜靜跟著也去了,垃圾哥哥回身嚇了一跳,娜靜眼含淚圈,問垃圾哥哥世界就剩潤真和自己,會選誰,垃圾哥哥深情的看著娜靜,當然選娜靜了,然後補了一句,多好的“玩具”這麼可愛,娜靜生氣的踢了哥哥一腳。  
潤真去藥店買藥碰見海太,海太買了一些尷尬的用品,在回家的路上一直和潤真在解釋。  娜靜,七封兒,喜滋滋,三千浦,在客廳一起看鬼片,娜靜嚇得鬼哭狼嚎,還抱著七封兒,三千浦也嚇得直抓喜滋滋,這是海太和潤真也回來了,海太還是不停的和潤真“解釋”,娜靜媽媽因為娜靜爸爸見了初戀情人一直吵著。  
大家都在客廳看鬼片,三千浦因為太害怕,還故作鎮定去廁所,每想到因為打雷家裏忽然停電了,大家點起了蠟燭,躺下來聽廣播,三千浦在廁所以為誰在嚇唬他,忍了很久後來不停的大喊。  
潤真看見娜靜在偷偷親垃圾哥哥照片,娜靜有些尷尬,潤真說其實她早就發現了,娜靜問有那麼明顯嘛,潤真說眼神不一樣,潤真鼓勵娜靜表白,娜靜還是沒勇氣,藉口說洗完澡再說,然後讓潤真和她一起去洗澡。  
垃圾哥哥發現喜滋滋休學,喜滋滋說自己不知道想要什麼,還不敢和家裏說,垃圾哥哥和他談了談心。  
潤真的媽媽提前來首爾,在車站等潤真要見潤真一面,但潤真去洗澡call機一直鎖在櫃子裏,電話打到家裏,正好三千浦接到了,最後沒有收到潤真的留言,他不放心就去車站看潤真媽媽,潤真洗澡出來看見call機,急忙的跑去車站,正看見三千浦在給媽媽倒咖啡,她很感激,原來潤真媽媽是個啞巴。  
2013年6月22 潤真和三千浦參加娜靜的婚禮,並且隨了兩份禮,三千浦在鏡頭裏說,如果不是她和潤真那天一起去洗澡,就不會有他今天和潤真一對。  
娜靜爸爸和初戀情人在敍舊,兩人聊得很開心,娜靜爸爸還靠過去很近的聊,娜靜爸爸還說老婆只會做家務,還不懂節省,一直奉承現在當紅的初戀情人,等到買單的時候,初戀情人敬實主動買單,已經不是以前的她了,服務員說還有打包的甜點,敬實高興以為娜靜爸爸給她定的,娜靜爸爸付了錢說,剛才吃著不錯我老婆喜歡吃甜的,是要給老婆的,說著拿著甜點道別後走了。  
1994年,大家圍在一起喝酒,這次瘋的不是娜靜,而是來自麗水的潤真,喝多的潤真,挨個的說著大家的秘密,海太喜歡看兒童不宜的雜誌,每次看完放在體育雜誌裡,大家看不見就別收走了,三千浦其實只有18歲是77年生人,就是長得太成熟,垃圾哥哥看著潤真,要扶著她去休息,潤真把娜靜暗戀垃圾哥哥也說了出來,垃圾哥哥表情很複雜,七封兒的心情也很複雜,因為他同樣暗戀著娜靜。當要說出自己母親是啞巴時,讓三千浦捂上了嘴不讓她說。
第9集
   1994年秋天,現在的學生流行把徐太志的磁帶買回來,然後倒著播放聽見惡魔的聲音,三千浦金聲鈞因為也這樣去討論,被潤真掐住脖子告訴他要注意說話,海太看見三千浦的脖子都紅了,說這丫頭還真狠,以後不知道誰會娶她,三千浦抱怨的說,以後不知道會有哪個瘋狗想不開,會高高興興地和她求婚。海太開玩笑的說如果你跟她結婚就太給力了,三千浦說“你找死”。  
2013年上岩洞,潤真在喊金聲鈞老公,問他為什麼翻別人家冰箱,原來三千浦一直都喜歡巧克力和牛奶,大家都在說三千浦還是很年輕沒變化,潤真說因為三千比他們小2歲,潤真還說垃圾哥哥比以前也年輕了,上學的時候看著像30多歲,說笑著大家又一起看著結婚錄影。  
三千浦,海太,娜靜,七峰兒,在看立體圖,除了娜靜其他三人都能看見,幾個人看的正認真時,潤真叫他們吃飯,娜靜說看不到不吃飯,七峰兒說陪她,三千浦和海太去吃飯了。  
娜靜媽媽把醃好的鹹菜,放在桌子的盤子上,娜靜說她吃不了,娜靜媽媽說垃圾哥哥喜歡,娜靜媽媽讓娜靜去叫垃圾哥哥吃飯,娜靜在哥哥門外有些猶豫。娜靜和哥哥在吃飯時,垃圾哥哥幫娜靜夾鹹菜時不小心,弄到娜靜衣服上了,娜靜生氣的去洗手間處理,把衣服脫了,正洗時垃圾哥哥推門進來道歉,看到此時的娜靜彼此都有些尷尬。  
和七峰兒吃完飯的娜靜,在回家的路上下雨摔倒了,打電話給媽媽,是垃圾哥哥接的,然後垃圾哥哥來接娜靜。因為下雨七峰兒的比賽推遲了一天,七峰兒很高興,他希望娜靜有時間來看。  
喜滋滋帶著離家出走的弟弟和三千浦,海太一起和七封兒還有七封兒的兩個同事,一起吃飯,在吃飯的同時又展開了“城鄉論”,四個人同樣不喜歡聽首爾人說自己是鄉下的,一直比較強調是城鎮的。  
娜靜在家看立體圖,她和七封兒打賭她會看見,期限內如果看不出來就算輸了,看出來贏,賭金為10萬塊。  
喜滋滋讓海太和三千浦把弟弟帶回自己合舍,睡自己的房間就可以,因為他還要打工,喜滋滋的弟弟在哥哥房間不小心看見了哥哥的退學書,沒想到到平時那麼乖的哥哥比自己膽子還大,如果讓他爸爸知道肯定是大事。  
垃圾哥哥知道喜滋滋還在打工,就去找他,然後拉他去和燒酒,結果都關門了,所以哥倆坐在外面喝了起來,垃圾哥哥知道像喜滋滋這樣的性格,平時很順從但反抗起來會很倔強,垃圾哥哥開導著喜滋滋,讓他找到自己的夢想。  
垃圾哥哥拿回來一張歌唱比賽的海報,給喜滋滋讓他去參加,找自己的夢想。喜滋滋回到房間和弟弟談起離家出走,還有他休學的事,還有父母的事,兄弟倆很認真的談論著。  
早上大家起來吃飯,海太問喜滋滋是不是要參加比賽,垃圾哥哥知道自己說漏嘴,說有事就逃走了。喜滋滋說是打算去,但是沒有自己的歌,海太說他有學長寫歌很厲害,他幫喜滋滋搞定。  
三千浦,海太一起陪著喜滋滋去的,兩人很緊張的在外面等著,等到喜滋滋出來時,問他怎麼樣,喜滋滋沈默了半天說評委說他剽竊,海太很生氣說歌是學長幫寫的,怎麼會剽竊呢,海太三人去找學長,原來學長就是一個騙子。  
娜靜給七封兒打電話,說她還是沒看出認輸了,這時娜靜爸爸叫娜靜去吃燒雞,娜靜出去後,娜靜爸爸拿著立體圖看了起來,看了半天什麼也沒看見。  
2002年6月22,三千浦主持娜靜的婚禮,依舊看不見新郎的真面目。
第10集
   2013年,大家還在看2002年結婚錄影,三千浦的主持,新郎要接過新娘的手時,娜靜爸爸還捨不得,大家哈哈大笑。錄影裏還看見當時很有名的棒球明星也參加了。1994年10月24日,韓國雙子隊獲得數十年的第一次勝利,娜靜爸爸為了慶祝,把好的人參泡上了酒,等下次勝利時再喝。  
1994年13月30日,早上娜靜媽媽很高興喊娜靜起床,因為下雪了,“鄉下人”也欣賞一下首爾的雪,娜靜從床上滾起來,拉開窗簾看見漂亮的雪景,情不自禁的跑去垃圾哥哥房間,垃圾哥哥還沒醒,娜靜覺得有些冒失,剛要走垃圾哥哥醒了,問娜靜什麼事,娜靜說下雪了很美,哥倆一起看雪,此時娜靜和垃圾哥哥表白了,但不要垃圾哥哥說什麼,只是聽她表白就好。  
因為娜靜媽媽肚子一天天的大了,早上是娜靜爸爸在煮面,原來娜靜媽媽想吃豆醬冷面,大家說冬天吃這個太冷,都不想吃,娜靜爸爸’大吼”,放假都不回家都想怎麼樣.吃完飯大家一起收拾,娜靜爸爸說想喝咖啡,潤真說她去泡,娜靜爸爸說聽說三千浦最小,讓他去,潤真嘲笑三千浦年級小,三千浦說要在潤真咖啡裡“下毒”,潤真說她不喜歡喝咖啡會睡不著。娜靜爸爸問過年誰回家,三千浦說他回。  娜靜和垃圾哥哥一起看電影,垃圾哥哥看的很投入,娜靜和潤真說垃圾哥哥是不是只把自己當發小看,沒當成女人看,正和潤真討論時,三千浦爸爸的電話打來了,希望他們合舍的都去他家過年,去看海上的日出和吃海螺。  
娜靜,潤真還有海太到了三千浦的家,吃著新鮮的海螺,嘮著家常,三千浦爸爸問都來了嗎,他們回答因為還有幾個有事就沒來,三千浦媽媽很喜歡娜靜,三千浦說媽媽不要亂點鴛鴦譜,海太說三千浦平時和潤真玩得很好,三千浦媽媽告訴潤真多吃點,長得太小了像小學生。  
三千浦爸爸帶著她們去“示威”反對三千浦和泗川整合用泗川的名字,又是跳舞又是唱歌,結果防暴隊來了,有人不小心把催淚彈引爆了,結果娜靜“中彈”嚴重。談判時讓三千浦大學生也去,結果三千浦的表現讓他老爸覺得太丟臉了。  
七封兒因為天氣問題休息一天,所以七封兒做車來到三千浦,來到三千浦家,三千浦奶奶很喜歡七封兒,給七封兒弄海螺吃,七封兒看見牆上一張男人的照片,奶奶還給七封兒講了自己感人的愛情故事。  
村裏的一個酒鬼喝多了,要走海裏自殺。酒鬼媳婦來求三千浦媽媽幫忙,結果只有七封兒一個男人在家,所以七封兒下海去救酒鬼。  
晚餐時,三千浦爸爸說明天帶他們去看日出,但要淩晨就出發,海苔聽說要淩晨就去睡了,三千浦媽媽端上來咖啡給大家,讓潤真也喝,三千浦鋼要說潤真不喝咖啡,結果潤真拿起碗就喝了,並且說很好喝,三千浦爸爸說明天出船時也要帶上咖啡。  
淩晨前七封兒收拾東西要走,娜靜送他,娜靜坐在椅子上說幹什麼坐6小時大巴待三個小時,又要坐6小時大巴回去呀,是花錢買罪受嗎,七封兒看著娜靜平靜的說,你是傻嗎,這樣完全是因為喜歡你,在新年前鼓起勇氣表白,看著時間倒數著,在淩晨時,七封兒吻了娜靜。  
1995年1與1日,三千浦和爸爸在船上等著要來看日出的海太和潤真,三千浦爸爸說還是自己兒子靠普,說著看見潤真來了,然後三人出海去看日出了,潤真和三千浦在甲板上,三千浦看著潤真說想做一件事,看著開船的爸爸睡著了,三千浦親吻了潤真。  
2013年,潤真喝了一罐咖啡,娜靜說不要喝了,小時候的毛病潤真說現在可以喝。大家看著娜靜說要喝1994年娜靜爸爸泡的人參酒,大家正喝著潤真接到了婆婆的電話,告訴她和三千浦選場地,奶奶要第四次結婚,七封兒問奶奶還健在,潤真說102歲了找了一個小自己20歲的,原來當初奶奶的故事是騙七封兒的,奶奶是個超級“騙子”,大家聽完都笑了,七封兒想想自己也笑了
第11集
   結束單戀的唯一方法  全家一起吃早餐,潤真把頭髮紮成馬尾,大家都驚歎原來潤真這麼漂亮,三千浦和潤真承認他們在交往。娜靜所在的電影社團週五會舉辦電影人之夜,成員必須要帶男朋友才能入場,娜靜給垃圾哥留言,希望他能陪自己出席。垃圾哥答應了,囑咐她早點回來,他有話對娜靜說,娜靜聽到垃圾哥答應了,喜不自勝。  
娜靜回家後,發現大家聚在二樓聊天,原來垃圾哥的二哥退伍了,垃圾哥要搬出去,娜靜很難過,問垃圾哥是不是因為跟自己在一起不自在,垃圾哥說不是因為她。那天晚上潤真喝醉了說出了海太和喜滋滋的秘密,也對垃圾哥說不管你喜歡不喜歡娜靜都應該給個答案。  
週五下午娜靜才發現忘了幫同學帶一個男生過來陪她去參加電影人之夜,她打電話給海太他們,他們都沒有空。打完電話的時候娜靜還把絲襪給掛了,她到便利店買了絲襪和餅乾,卻發現錢包落在了電話亭。好在遇到了七封和同學,七封幫她付了錢,坐下來陪她吃飯。  
垃圾哥因為要做報告而遲遲不能出現,娜靜一個人坐著喝悶酒。垃圾哥中途離開赴約,娜靜卻已經離開。垃圾哥想起那天他對海太說的話:  
我最近真是思緒萬千啊,娜靜她每天都在向我靠近,我卻無法接受她,但是我又無法不接受她...如果我們只是以朋友的身份相識,我會先告白的。我也不討厭娜靜,所以才會被她這個妹妹說的話呼來喚去啊。因為我對她也有心意,所以才如此煩惱啊。  
晚上垃圾哥和七封在公園打橄欖球,七封對垃圾哥說:  
前輩,我對娜靜告白了。雖然我知道娜靜她喜歡前輩你,但我還是告白了。只是單戀也太寒心了,就算會被拒絕,我也還是對她說了我喜歡她。但老實說,我最好奇前輩的想法,真的是娜靜在獨自喜歡還是前輩對她毫無感情,我對於這個最好奇。在我看來,好像不是那樣...前輩,娜靜她現在,應該不是在單戀吧...我的想法沒錯吧。  
垃圾哥說:我吧,還以為自己不能和娜靜交往。我們的父母也在,還有我那離世的朋友勳。而且我也以為自己只是暫時有點混亂,所以明知道娜靜很難受,我也很難受,但我還是無視了她的心意。我以為隨著時間的流逝一切都會改變,但是,看著她自己在那兒急得直跺腳的樣子,我的心真的好疼。讓娜靜心痛這件事也會讓我心痛,這確實就是因為喜歡啊。沒錯,娜靜沒有獨自在單戀,我也喜歡娜靜。多虧了你,我現在終於打起精神了。我要接受娜靜的心意,也要說出我的心意,要是像廢物一樣一直煩惱下去,結果讓別人搶走喜歡的女人怎麼辦。  
垃圾哥搬走後,七封住了進來……  
愛情和人生,說不定就像棒球一樣,就算你在許多危機面前努力躲避,最終也必須有個人決出勝負才能結束比賽。單戀,不管是再怎麼傷心欲絕或是絞盡腦汁,反正獨自一人的愛情是別無他法的,要麼斬獲愛情要麼無意間遭拒,要想結束單戀,唯一的方法只有告白,只有在正面決勝後才能結束。所謂愛情,說不定就像棒球一樣。還有,世界很大,對手很多,愛情說不定就像棒球一樣。  
當然,這世上還有更多沒能告白的單戀,明知道解脫的方法卻無法解脫的傻瓜們,所以說單戀讓人無比心痛。
第12集
   垃圾離開了新村寄宿,七封向垃圾正面宣戰,垃圾也決心不再隱藏對娜靜的感情。但在此時,他的初戀出現了。垃圾和娜靜都很在意這個初戀情人的存在,在一件意料之外的事件中,兩人確認了相互的感情。在都以為是結束的瞬間,奇跡卻出現了。
第13集
   垃圾離開了“新村寄宿”,七封和娜靜很快變得更加親近。垃圾開始在意娜靜和七封的關係,猶豫萬分最終決定接受娜靜。因為獎學金讓三千浦和潤真發生了衝突,接下來面對他們的還有意想不到的離別。
第14集
   垃圾親吻了娜靜,並帶著娜靜參加了自己和前輩的聚會,看著這一切的七封則表示這還不是最終的勝負結果。而始終充滿自信的海太則開始了他苦難的軍隊生活。
第15集
   娜靜和垃圾甜蜜的過著戀愛生活,對於一心運動的七封,娜靜也是讓他無法放棄的存在。而一直戀情甜蜜的三千浦和潤真吵架的次數也越來越多了起來。
第16集
   三千浦和潤真去看了部隊裏的海太,潤真在部隊裏也很有人氣。娜靜和垃圾開心約會時卻發生了令人不快的事情。就好像不知道誰說的一樣,眼睛走遠了,心也會跟著走遠的。
第17集
   娜靜想到和自己分離很遠的垃圾就感到很不安,而喜滋滋則確認了連自己都沒能發現的感情。專心於棒球事業的七封,戀情總是充滿危機的三千浦和潤真,他們都以各自不同的方式準備面對接下來的困難。
第18集
   City Phone的股票讓東日大賺了一筆,海太退伍後也準備要交個女朋友,那麼股票到底能讓東日成為富翁,海太能享受到甜蜜愛情嗎?“新村寄宿”的孩子們,隨著長大,越來越感受到了社會的冷酷。
第19集
   海太重新開始了和初戀情人的戀愛,三千浦和潤真慢慢磨合戀情逐漸穩定,而娜靜則和垃圾漸漸疏遠,七封再次出現在娜靜面前,對娜靜關心備至,但垃圾卻一心專注在了醫院裡。
第20集
   在電梯裏碰面的三個人,此時再也無法做出任何讓步了。七封因為受傷住院,娜靜在身邊照顧,垃圾想要逃避現實,但現在的他們三個卻只能面對這一切。
第21集(大結局)
   成娜靜的丈夫垃圾終於曝光,在他們的結婚典禮上,“新村寄宿”的孩子們依舊吵鬧。這就是關於三千浦、海太、喜滋滋、潤真最後的故事。帶著對陌生都市的嚮往,初戀的心動,“新村寄宿”的孩子們和我們的1994年還沒有結束。
 
文字引用:百度百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